插画师“赛博起义”,还是仓皇逃跑?被上海素人奶奶惊艳了!白发不染、不穿老年装,到老都没大妈感-硬核推荐

互联网平台与插画师之间的“冲突”,最近此起彼伏。

最近的例子,是某社区七夕的开屏广告插画,被网友扒出其中的莲花灯与网易游戏《一梦江湖》中的某武器高度相似。不久之后,又有人扒出该插画的背景和插画师MoonYue水兵悦的一幅图高度相似。AI绘图向来有“缝合素材”之争议,因此人们怀疑某社区的这幅作品是用AI绘制,且取用了相关素材。

网易官博和插画师MoonYue水兵悦都转发了相关微博。在评论区,是一边倒对某社区戏谑的嘲讽与愤怒的指责,亦或是对插画师群体的关心。

这是刚刚过去的8月份发生的第二起类似事件。

8月初,另一内容社区里,不少插画师发布停更通知,表示不再在该平台更新自己的绘画作品。起因是一位名叫“雪鱼”的插画师指出,该平台所使用的AI工具生成的作品,与他的作品相似。

不久之后,就有用户贴出该平台的最新用户协议,其中“用户内容及信息授权”中写着“您授予xxx公司免费的、不可撤销的、非排他的、无地域限制的许可使用”,并表示“上述许可包括使用、复制和展示用户内容中受保护的个人形象、肖像、姓名、商标、品牌、标识及其他营销推广素材、物料的权利和许可”。

将二者联系起来,众插画师忧心忡忡,担心自己在平台发布的作品,都会默认被“拿去喂AI”。

一些插画师发布笔记时,选择用一张“禁止AI”的图片作为配图,有的插画师甚至将自己的头像更换成该图片,以表达愤怒。

选择停更的插画师究竟人数有多少、占比有多高,不得而知,但是一些喜爱插画的平台用户已经有所察觉。一位刚接触插画半年的爱好者Niko告诉字母榜,她关注了数十位插画师,8月频繁在该平台“关注”信息流看到插画师发布停更通知,从平台粉丝数1000多到20000多的都有。

这已经不是插画师群体第一次“出逃”,就在今年3月,另一个广受插画师喜爱的内容分享平台Lofter也因为发展AI绘画,引发插画师的不满,争议点和上述事件类似。名为“两年生草本”的插画师甚至发帖表示自己不会“跑路”,因为“我从微博搬家到lof,又从lof搬到这里,AI一直追着所有创作者,它们不会停止”“那就来吧”。

实际上,自去年底这波AI大模型的浪潮席卷全球开始,插画师就成为了受冲击最大的职业之一。

一开始,国际上横空出世的Midjourney、Stable Diffusion、OpenAI的DALL·E等AI绘画工具,以作品的精美度震惊世人,“插画师将被AI取代”的焦虑四下蔓延。紧接着,随着国内外的AI绘画工具越来越多,逐渐生发出了很多新问题,如AI工具生成作品的版权归谁、AI绘画工具的训练数据从哪里来、AI生成的作品与人类创作者相似能否判定抄袭等。

但AI跑得太快,各国的相关法律面临着不小的挑战。在不满之余,绘画师们除了不断“抗议”和“搬家”,能做的似乎并不多。

A

看到一个个插画师发布的停更通知,很难说这是一场仓皇逃亡,还是“赛博起义”。

“我知道AI绘画出现会带来一些冲击,但是没想到会这么混乱。”雪鱼告诉字母榜。

此前的AI绘画的发展和引发的争议,雪鱼都有关注到,但这次依旧在意料之外。雪鱼表示,之所以关注到疑似侵权作品,是因为不少人觉得看起来和他的作品相似,跑来提醒他,他起初“以为是个人行为没有太在意”。

真的去看时,雪鱼觉得确实和自己的作品相似度很高:“这些AI画作上哪些元素来自我的哪张图我一眼就能看出来。”据悉,雪鱼从2007年入行,到现在已有16年:“一直都将从事绘画相关工作作为理想,坚持努力到了现在。”

若平台真的是通过用户协议获取“喂AI”的授权,雪鱼不认为这是一种“自愿”,不管AI生成的作品与自己的相似与否,自己的作品被拿来训练AI本身似乎更让他愤怒:“只要不是自愿的,自己原创作品被拿来喂AI我都是不能接受的问题,应该说是自己的心血自己的创作被擅自粉碎重组这个行为本身就很让人不适。”

另一位加入停更行列的插画师Yooo_ooo动动更是直接将AI绘画工具称为“大图库的绞肉机”,并对字母榜表示“没必要在这里给人家喂素材了”。Yooo_ooo动动的账号个人介绍表明是“GGAC第五届金奖”得主,该账号已经运营超过2年,目前有2.2万粉丝。在8月10日这天,他选择宣布停止更新。

在一片讨伐声中,也有不同的声音,一位账号名称为“小亮子带你学AI”的用户发笔记,主张“工具本身没有善恶对错”“全盘否定还是加以利用是个人选择”。在这篇笔记的评论区,不少用户与其展开激烈的争吵,其中包括数位将头像换成“禁止AI”图标的用户,一方主张“AI工具发展已成定数”,一方主张维权,谁也说服不了谁。

在逃跑之外,插画师们也在琢磨应对措施。

有些应对措施更近于玩笑,有人称要给AI“喂丑图”继而“搞烂AI”;有人想起了“版权战士”迪士尼,表示要多多上传迪士尼的IP形象,让AI惹上官司。

有些应对措施则相对具有实操性。有插画师告诉字母榜,此前就曾被人盗过图,所以在网上发布作品都会打上水印,最近考虑到AI工具的采集问题,水印又多叠加了一些。另一位用户名为teama的插画师,则陆续更新着“作品逃避AI吞噬的方法”,共给出了画对镜人、主动将作品打碎、降低对比度轮廓、换纸笔创作等多种措施。

雪鱼则向字母榜透露,其有与平台走法律程序的打算:“联系律师走法律途径也是比较困难的事情,但我还是想试一下,主要想让其他平台和AI官方警醒一下不要那么肆无忌惮,也想给同行提供一个参考。”

B

插画师和AI的矛盾已经持续很久了。

2022年,文本描述自动生成图片(Text to Image)的AI绘画黑科技火了。这一年2月,由somnai等几位开源社区工程师开发的Disco Diffusion横空出世,AI绘画由此进入快车道。是年3月,Midjourney公司推出同名AI绘画工具,并搭载在Discord平台,不需要复杂的参数调节(用自然语言输入指令即可),生成的图片效果还十分惊艳,使得其声名大噪。又过了一个月,OpenAI也更新了图像生成人工智能模型至Dall·E。而到了7月,Stability AI公司推出Stable Diffusion,内测一个月后宣布开源。

在此之前,AI绘画已经发展多年,但操作繁琐、效果平平,远未掀起大风浪。梦的原点甚至可以追溯到2012年谷歌画出的一只模糊的猫,使用了1.6万张CPU,和1000万张猫图,耗时3天。2021年,OpenAI推出的Dall·E引发关注,但实际上绘画效果也依然颇为一般。

但2022年的这一波AI绘画工具就不同了,不仅画出一张图只需要短短几秒钟,而且绘画质量有了质的飞跃,再加上便捷的操作,AI绘画到达由前沿科技到大众普及的临界点。直至2022年底,OpenAI推出ChatGPT,使得整个AIGC领域都受到了热捧,大众迫不及待地尝试着各种AI工具。

有了AI绘画工具,似乎人人都可以成为画家,一大批“AI画师”应运而生。自此,AI绘画工具、AI画师、原创画师之间,甚至两两组合之间,发生着各种各样的争议。

在原创画师和AI画师之间,最具标志性的事件要数2022年9月的AI画作夺奖。是时,美国科罗拉多博览会年度艺术比赛举办,一幅名为《太空歌剧院》的画作夺得首奖。但这幅画作,是游戏设计师杰森·艾伦(Jason M. Allen)用Midjourney完成。这引发了众多艺术家的不满,AI画师并非自己亲手绘制作品,艺术家们认为这并不公平。

比赛评审之一的艺术家杜兰(Cal Duran)当时表示,自己评分的时候甚至没有看出来这幅画是AI制成。但他坚持自己的评分,认为AI给了更多人成为艺术家的机会。这件事甚至在国内也引起了关注,话题“AI画作拿一等奖惹怒人类艺术家”登上热搜榜,单日阅读量一度过亿。

这个事件揭示着AI绘画引发的最直接担忧:人类画师要与AI同台竞技。

紧接着,事情开始变得复杂起来。不断有原创画师指出,AI生成的图片和自己的作品高度相似,甚至达到了几乎复制粘贴的程度。AI绘画的用户们也发现,只需要在指令中写明某个艺术家的名字,就能生成类似画师风格的作品。原创画师对AI的抵制情绪愈发强烈,也形成了对AI使用自己公开发布在内容平台上的作品训练自己的担忧。

到了2022年底,这种抵制情绪转变成为对内容平台的一种诉求:你不承诺我一起抵制AI,我怎么敢在这里发布作品?一些小众艺术平台Newgrounds、InkBlot、Fur Affinity都相继声明禁止AI图片,并表示“更关心人的艺术”。

但是大型艺术平台就没有那么“爽快”了。去年12月,一场大型“赛博起义”在Artstation开展,“禁止AI”的图标充斥着平台,声势浩大。

Artstation并没有让步,在“赛博起义”最热烈的时候,该平台就发布了声明回应。声明中承诺公司不会把艺术家的作品出售给第三方,也没有与抓取图片的科技公司达成合作协议。但是,Artstation同时拒绝下架AI图,还创建了一个AI的标签,用以后续内容的区分:“不想成为一个守门人,用网站条款扼杀掉人工智能的研究和商业化”。

如果说Artstation和用户之间的拉扯,还是围绕着对AI的态度(是否要与AI切割),那插画师接下来面临的挑战则更加棘手:如果内容平台背后的公司本身发展AI呢?

而这个问题,也随着AIGC热蔓延,在中国开始出现。

就在今年3月,网易Lofter平台推出了名为“老福鸽画画机”的AI绘画功能,用户输入指令即可画出头像。然而,该功能一经发布就遭受了用户质疑。Lofter作为内容分享平台,聚集了大批原创画师、摄影师等,用户质疑Lofer是否有用平台内原创者作品来“喂食AI”。陆续有创作者发布停更声明,“禁止AI”的标志开始在Lofter社区出现。

Lofter先后做出了三次声明。第一份声明中表示训练集来自开源,并非用户作品数据,并标注不得用于商业用途,但这没能平息用户的愤怒。第二次声明中,Lofter表示决定将“头像生成器”功能测试入口调整到“头像框中心”,生成的图只能作为平台头像使用,不提供下载和发布功能,但这也没能阻止创作者继续讨伐。

到了第三次发表声明,Lofter已经下线了AI绘画功能,并且再次强调没有用用户数据训练AI,还上线了创作者保护计划,禁止AI内容作为原创作品发布。

C

AI绘画还在飞速发展中,今年3月,Midjourney已经发布了V5版本,不仅绘画更加精美(如原先AI绘画画不好手的问题得到了大幅改进),而且精美的“AI摄影”让摄影师群体也受到了冲击。就像去年年底“AI画师”不断出现一样,“AI摄影师”也开始在内容平台上出现。OpenAI也在本月发布了最新的DALL·E 3。

用Midjourney V5生成的“中国情侣”

然而,法律法规的制定却需要时间。在高速发展的AI,与需要时间的法律法规之间,形成了一定的时间差。我们也看到,在AI绘画引发的争议之中,发生了多次不同利益方的争吵、抗议与应对抗议,对簿公堂的新闻却并不多见。

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肖飒对字母榜表示:“就目前知识产权有关法律而言,确实难以跟上技术发展的步伐。仅针对‘投喂’这种行为,将其认定为侵犯著作权是具有相当困难的。即使对于AI生成的相似图画,由于其技术处理的复杂性,认定其实质性相似也具有较高的维权成本。”

在国内,国家网信办联合国家发展改革委、教育部、科技部等七部门联合公布《生成式人工智能服务管理暂行办法》,已于8月15日开始正式施行。这也是我国首个针对生成式人工智能产业的规范性政策。

肖飒表示:“目前许多AI训练的平台数据来源并不清晰,使用也不尽规范。而目前已正式施行的《生成式人工智能服务管理暂行办法》针对以上问题进行了明确规定。其中第二点虽没有实质性规范,但这一强调说明其对于知识产权保护的积极态度。”

而对拥有用户自主上传内容、同时展开AI训练的平台而言,“需更加注意对于用户条款的修订,尤其针对知识产权部分,需根据《著作权法》的相关规定做好合规,同时关注《民法典》第496条、第497条与第498条对于格式条款的规定。”

同时,肖飒建议插画师当下多利用技术手段保护作品:“根据著作权法第四十九条,为保护著作权和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权利人可以采取技术措施。即使被破解,对于未经权利人许可故意避开或者破坏技术措施的行为,也是属于《著作权法》规制的侵权行为。”

至于在内容平台发布作品的同时,标注“禁投AI”,这样的做法可能是无效的。肖飒告诉字母榜,用户在上传内容时写明“禁投AI”属于用户一方的意思表示,但在用户已经同意了平台的用户协议的基础上,根据《民法典》第四百七十二条,其在未经过平台方承诺的情况下,可能被认为无法修改其与平台方的协议,进而无效。

“被AI追着跑”的插画师群体,在当下究竟该如何自处?最终,可能还是落回了艺术本身。

80后新锐艺术家、美学教育者顾佳艺则对字母榜表示,AI对绘画工作者,绘画学习者都带来了非常大的焦虑,在国内整体报名绘画人数的数据上也有呈现:“我是非常容易接纳新事物的人,所以并不排斥任何形式介入绘画。”

抛开具体的知识产权问题,顾佳艺认为不应一味排斥AI的到来:“在我们个人上,如何理解新物种,在意识上凌驾于它,在道德上约束住自己才是需要做的。”他举了照相机的例子:“照相机的诞生,不正是让艺术家重新思考艺术的定义,推动了印象派,野兽派等绘画新纪元的幕后白手吗?”

发布数个“作品逃避A癌吞食的方法”的teama,截至目前发布的最新“招”是AI“无法吃下的东西”:“你的创意,你的思想,你的情绪,你的善意美好和疯狂,还有你那双发掘世间美好的双眼。”

微信扫描下方的二维码阅读本文,关注微信公众号【微笑面对设计】每日定时更新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5赞赏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暂无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