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隐瞒日本战争罪行——侵华日军731部队细菌战展板难以展出引发的愤慨章子怡18年前见霍震霆的一张旧照爆出,才明白为什么她嫁不进霍家-新鲜出炉

  新华社东京9月2日电 特稿:谁在隐瞒日本战争罪行——侵华日军731部队细菌战展板难以展出引发的愤慨

  新华社记者郭丹 李光正 岳晨星

  “我就是用这把手术刀进行人体活体解剖的,我做了不是人该做的事!”32年前的1991年,侵华日军731部队原队员胡桃泽正邦把当年进行人体活体解剖的手术刀交给日本人久保田昇时,内心充满了负罪感与忏悔。

  现年93岁的久保田昇曾担任“为了和平的信州战争展实行委员会”会长及“饭田市和平资料收集委员会”会长。在久保田昇推动下,胡桃泽在1991年举行的“为了和平的信州战争展”上首次公开讲述了其在731部队进行人体活体解剖的经历。“我参与了300个人体活体的解剖,其中100个,我是作为助理参与的,另外200个,我是主刀。”

  还原历史真相梦想破灭

  1991年起,设立常设展馆展示731部队成员的证物证言、还原日本在二战期间发动细菌战的历史真相,成为久保田昇以及“为了和平的信州战争展实行委员会”会员们的心愿。尽管他们为此奔走了32年,这一心愿至今仍未实现。

  2015年,长野县的“饭田市和平祈念馆资料室”成立。2022年5月,由饭田市出资修建的和平祈念馆竣工。历时30年的梦想即将成真,久保田昇等人感慨万千。

  2022年6月,就在“饭田市和平祈念馆资料室”准备把有关731部队的展板搬入和平祈念馆时,饭田市教育委员会突然通知说,与731部队相关的展板不得在馆内展示,“南京大屠杀”这一说法也必须换成“南京事件”。久保田昇等日本和平人士多年来的心愿瞬间被击碎。

  “难道我们花了30年收集整理的731部队证人证言和史料就这样消失了?你怎能想象这些手术刀曾对300个人进行活体解剖用过的?”获悉饭田市教委的决定后,退休中学历史教师吉泽章和原英章痛斥道。

  清水英男曾是731部队“少年队”队员,当年在731部队总部的标本室里,清水曾看见各种各样被解剖的人体器官浸泡在装有福尔马林的瓶子里。

  清水的亲身经历、胡桃泽从731部队带回的手术器具、盖有“石井部队”(731部队曾以“石井部队”的名义进行细菌研究)印章的书籍《人体解剖学》等证物,加上胡桃泽讲述731部队罪行的证言以及731部队其他亲历者的印证,都在揭露731部队曾发动细菌战并在中国实施活体解剖的罪行。

  谁在隐瞒日本战争罪行

  面对大量确凿证据,饭田市教委依然拒绝让有关731部队的展板进入和平祈念馆。

  吉泽章告诉记者,饭田市教委曾拿出一份2003年的“国会答辩记录”,并称之为所谓“国家见解”。记录上写着:“日本政府虽承认731部队的存在,但并不承认731部队进行细菌战的事实。”

  这一所谓“国家见解”遭到日本专家的驳斥。日本“15年战争与日本医学医疗研究会”前会长原文夫对731部队的罪行研究颇深。他致信饭田市教委,批判其所谓“国家见解”根本站不住脚。

  “东京地方法院在2002年8月的判决书上认定731部队在中国战场上使用过细菌武器,虽然该判决驳回了原告提出的谢罪和赔偿要求,但全面认定日军实施细菌战的事实,这是日本官方的判决。”原文夫说。

  日本“731联盟”代表五井信治致信饭田市教委并在信中抨击说:“这是在隐匿、隐瞒历史,这是在剥夺市民了解历史真相的机会!”

  日本“ABC企划委员会”在致饭田市教委的信中诘问道:“731部队证人的证言及证物极其珍贵。展示加害者的证言、不再让战争的惨祸发生,不正是我们这代人的责任吗?”

  同饭田市教委无数次沟通无果后,“思考饭田市和平祈念馆之会”成立大会于2023年1月举行。久保田昇戴着助听器登台发声:“饭田市和平祈念馆不展示与731部队相关的展板,应该对此抗争!核心问题是如何对待战争的加害与被害问题。”

  93岁的清水在会上再次讲述自己在731部队的亲身经历并哀叹道:“现在的日本政府已完全不让提战争加害问题。”

  迫于压力,饭田市教委终于在今年2月召开研讨会,讨论有关731部队的展板问题。但研讨会的结论却是:“展板内容过于残忍,已超出日本学校教材范围。”

  原文夫就此指出,当前日本学校教材中基本没有提及与日本侵略战争有关的负面历史,这使得他们在社会上、在教学场所展示日本侵略历史真相非常困难。类似这种抹杀历史真相的展板事件远不止在饭田市发生,隐瞒日本战争罪行的风气已渐渐扩散到日本全国。

  原文夫举例说,大阪曾举办“和平大阪”活动,但在右翼势力攻击下,涉及南京大屠杀、731部队等侵略历史的展板被全部撤下;2019年爱知县举行的国际艺术展上,象征慰安妇受害者的《和平少女像》也被撤下……

  呼吁日本政府正视历史

  饭田市和平祈念馆展厅内“战争的残酷性”这一大标题下面的墙面本应展出有关731部队的展板。如今,墙面依然空空如也。

  今年7月30日,“思考饭田市和平祈念馆之会”举办学习会,邀请日本细菌战研究专家、滋贺医科大学名誉教授西山胜夫揭露731部队罪行,年迈的久保田昇和清水参会并呼吁政府正视历史。

  吉泽章在会上汇报了与饭田市教委斗争的结果:“介绍731部队的8块展板依然不允许展示,目前教委给出的方案是用1块展板介绍东京地方法院有关731部队曾实施细菌战的判决书,但731部队实施人体活体试验的内容以及胡桃泽正邦、清水英男等证人的证言依然不让展示。”

  “二战期间,日本进行的是侵略战争,最骇人听闻的就是731部队,”久保田昇气愤地说,“但日本从未彻底反省,这导致日本至今对相关历史的认知暧昧,还影响到地方政府,这才是饭田市教委不让展示有关731部队展板的最根本原因!”

  日本《朝日新闻》一项调查显示,日本全国85个与二战有关的展览馆中,对日本侵略历史进行长期展示的仅占三成,其中展示731部队历史的展馆数为零。

  面对日本政府企图隐瞒侵略历史真相的做法,久保田昇深感痛心。

  “隐瞒,然后在不知不觉中忘记……国家这种让真实历史消失的态度,在饭田市教委的做法中体现得淋漓尽致。我们绝不能让真实的历史消失!”拄着拐杖的久保田昇在“思考饭田市和平祈念馆之会”学习会上说。

微信扫描下方的二维码阅读本文,关注微信公众号【微笑面对设计】每日定时更新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4赞赏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暂无评论内容